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原来,这才是青春
发布时间:2021-11-14 12:01:26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我先是高兴的,然后我看到了,所以我迷失了,然后我找到了,最终我明白其实我什么也没找到。

致青春。

十八岁。独自墨脱。

不知是哪张照片触动了我的灵魂,也不知是哪串音符撞击到了我的心扉。行匆匆,心重重,路遥遥,情切切。

落石、塌方、穿越森林……困难接种而至。我,像一匹刚有野性的骏马,只有蛮力,没有识途的经验。水湿,背后发凉;山阴,难辨方向。我,只剩绝望。

我在丛林中提心吊胆地走着,害怕与毒蛇不经意地相遇,每走一步,环顾四周,担心草丛中晃动的身躯,担心头顶上的斑驳变为倾盆大雨,担心自己走不到墨脱……

倚立树边。反诘自己。后悔、伤感好似化成了一道河,在我头上倾泻而下。我笑笑,这也许就是青春的莽撞吧。返回达木,十几公里,继续走下去,我不知道会是何般遭遇。

突然,云开雾散。炊烟、木屋、客栈……在我眼前一一打开,我发了疯地向客栈冲了过去,没看到地面上凸起的树根,狠狠摔倒了。

小客栈是门巴族人开的。看我很年轻,装备简陋,又是一个人,劝我返回,看天色渐晚,望我留宿。我轻轻地点了点头,陷入沉思。

月色入韵,茶乳余香。

我到底该不该坚持。一个声音歇斯底里地喊道。

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在昏暗的烛光下慢慢褪去,少年的坚毅却一点点地展现。

少年对世界报以天真纯粹的热情,即使受到伤害,但是不会绝望。还会有少年的澄澈和感受温暖的能力。

千帆过,归来少年。我坚信。

很多人定义少年是鲁莽的,是经验的被动接受者、消费者、无意识者、无责任者,但我认为,经历过百舸争流、中流击水的少年是谨言慎行的,是经验的主动接受者、生产者、有意识者、有责任者。

我确定了我继续前行的目标,站起身来,试图让自己的影子看起来更庞大些。

内心世界存在的必要,就是为了抵抗外来世界的不合理。

心归处,行终点,即改变。

窗外漆黑一片,只有繁星点点,银河仿佛从我手中溜走,化为乌有,但又好似被我紧紧握住。我从没有如此的体验——从宇宙大爆炸的奇点到现在时刻,我仿佛全部领略,变幻的星河,自然的低吟,獬豸冠豸的呼唤,伴着我在门巴族的客栈中美美睡下,嘴角微扬,翻起绚烂的格桑花。

起的很早,谢过门巴族同胞让我返回的好意,毅然决然地选择坚持到墨脱,他拥抱了我,只是拥抱,也只能拥抱。

我拼命地走,拼命地跑,发了疯地想逃出这片丛林,窒息感成为加速的动力。我想象听到雅鲁藏布江流淌的声音,想象看到墨脱盛夏的桃花,我心醉了。遥远的声音仿佛呼唤我,朝我张开热情的双手。心,动了。

我跑的越快,发现这树林愈发茂密,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渊潭,我试图安慰自己,再坚持一下便是此行终点——墨脱小镇,一次、两次、三次……

难道此行真的是夸父逐日吗?

我精疲力竭,躺在树林下的土地上大口喘息,稀疏的斑驳打在我的脸上,眼前的视野愈发模糊,也愈发狭小,我拼命地挣扎,想拧开矿泉水,却发现早已没有力气,身上的包袱好像一下子全部卸下。

我轻轻地闭上了双眼。

我自以为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其实,我什么也没找到。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含泪奔跑,哪怕流血。

我找到了最后的旅店,因为它就在这里。

【 作者:葛小川 来自: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  责任编辑:于睿喆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