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发布时间:2020-02-12 13:40:18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你说,三生石畔,风月情浓,后来,锦囊艳骨,泪拆两行;你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后来,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你承诺千古相随,永无相忘,最后只落得生死两茫茫,无处话凄凉。苍天易老,离情最苦!

在陈旧的年代里,爱是一阵凄微的风,拂过河岸挣扎的杨柳,驻守岁月的信念。爱情太短,而遗忘太长……

明眸似月,弯眉颦颦,独自哀怨于潇湘竹影的深处,林黛玉者,葬花孤女也。

幼丧父母,寄人篱下的不堪心结,紧紧锁住她微若游丝的呼吸;金碧堂皇中的朴素衣着,似一张无形的网,隔开了黛玉与这繁华浮世中的欢声笑语,令她在竹影的摇曳中动弹不得。她只得用自尊编制出一面淡淡的笑,掩住背后不为人知的自卑的伤痛。然而,才思敏捷的红楼女儿并不流连空寂,潇湘馆的枝头,亦挤满了希望的繁花!

她将全部的才情倾注于并非“女儿本分”的吟诗作赋,更用青春的火光点燃了噬人黑寂中爱情的绚烂烟火。那个眉目传情的“混世魔王”闯进了她的生活,这浊世中的两股清流,

一旦相融,就再也难分。不知不觉,她的“一片冰心”已在“玉壶中”了。

犹记得旧时相见,仍是醺醉暮色,夜来风弄影,鲜衣怒马的少年,惊艳了时光,也温柔了岁月。可黛玉爱上宝玉,仿佛露珠爱上太阳——露珠爱的透明,但日光可以把它耗尽。她竭力突破种种有形无形的屏障,使爱意酝酿的越发浓厚,可封建礼教的茧,也在一点一点的将她束缚。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

终于——在爱情的溯游中,她沉浮在最后一个汹涌的浪口,封建礼教的巨浪接天涌来,瞬间将她狼狈的打回原地。她终于领悟到一个痛苦的事实:在儿女情长面前,包办的婚姻从未留有余地。

于是,她,转过脸;他,低下头;梦醒之时,恍然已隔万重山。

他的大意,她的绝望。

焚旧稿,断痴情,抗乱世……竹影落庭,微风扫尘,不经意间,红颜已尽。往事成空,记忆斑驳,她未老,他先衰……寂寞太深,欢情太少。多少次魂梦中,归去来兮,空留无尽唏嘘。

再回首,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旧人不再,万事蹉跎——这世界!这世界仿佛有张网,就算笼子里的金丝雀飞出了富贵笼,也飞不出这张巨大的网。所有的人,都是这张网里的鸟,没有人真正逃得出去。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生命,就这样在葬满了落红的泥土中失了颜色。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易安居士者,千古才女也。

铁骑扬尘,踏破了江南的宁静,云窗雾阁的呜咽随风传延。皎月又满西楼,物是人非,今日梦魂已生泪泚。

孤独彻骨,韶华已逝;蓦然回首,往事已如云走。

恍然忆起那个赌书泼茶的午后,明诚的笑,温暖了她所有的愁云惨淡;当年那个“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嫣然少女,亦用梅子的青涩葱茏了易安记忆的苍林。犹记得溪亭日暮中,惊起了一滩鸥鹭的争渡;黄昏后,把酒东篱的暗香仍盈袖中……花浓露瘦,月色温柔,明诚亲手为她用碧簪绾发——莹润通透的发簪挽住了她如云的青丝,挽住了青年才子的一腔爱慕,却终究未能挽住那似水的年华……

人生如根蒂,飘若陌上尘。

赵明诚走后,她小小的舴艋舟,再也载不动心中的万千愁绪。寻寻觅觅,只落得凄惨一场;酒入愁肠,思念溢出,那和着泪的墨痕,便化作了诗,伴着淡酒清泪,滴落在对明诚的无尽思念里,融化在国仇家恨的绵绵心绪中。纵使他弃城而逃,纵使他独赴黄泉,表象上的“背叛”,不是因为爱已消磨殆尽,而是风雨沧桑后,重新定位了一个人。

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心似双丝网,结结复依依。离开的人暗淡在苍穹的深处,活着的人却在悲伤汪洋中溺没。寂寞深闺,柔肠千缕,向来情深,奈何缘浅。易安也只能茕然独立在连天衰草中,望断赵郎的归来路。

人生一场大梦,青丝皓首,不过转瞬。岁月与黄花同老,转瞬间,欢笑已然零落成泥。从前的月移花影,仿佛只是为映衬今日的悲凉。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她对明诚的思念犹如灼目的日光,杂事的云翳亦挡不住其喷涌而出的热量,失意的阴雨冲刷后只会让日光显得更加刺眼。

暮色苍茫,易安的心,亦冰凉如水。

怎罢?也罢。

倚身在暮色里,易安惊觉,人似春将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最深的寂寞不是无人相惜,而是忽然间再也看不到那张熟悉的脸。

思念的网将易安从一片红肥绿瘦中捞起,淋漓在国破家亡的凄风苦雨。她化作旧时相识的大雁,哀婉过梧桐细雨。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多少离愁别恨就这样在欲语还休中变了音调。

喧寂俱存,哀极至艳,张爱玲者,民国临水照花人也。

汉奸走狗,风流多情,迎世风而立,她慈悲的以为自己懂他。为了胡兰成,那个孤高自傲的才女甘愿低到很低很低的尘埃里去,只为向着他开出一朵朴素而又温情的花来。

谁曾料,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承诺——初嫁不久,张爱玲便从一朵红玫瑰凋零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床前明月光”的清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那黏在襟口的饭粒子带来的无尽烦闷。他的言语,她爱听,却不懂得;她的沉默,他愿见,却不明白。

她用文采掷下一张繁复的网,网住了名誉,网住了赞美,以为也网住了爱情,却不知道,不是她网住了他,而是他贪恋温柔,不愿游走,一旦他心有旁骛,又怎么留得住。她以为可以用爱情来填补童年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

无奈,她在冷寂中不堪萎谢。

后来,爱玲移居美国,结识了赖雅。在他身旁,她几乎重拾了关于爱情的全部执念。然而,人生苦短,争吵纷杂的平和欢愉过后,赖雅撒手人寰。爱玲没有想到,她拼尽一生的情愫,竟像飞蛾在蛛网中挣扎了一回又一回,最终也只能凄恻的叹出一句:“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于是,她只能奋笔疾书,企图将男女私情淹没在文字的物质与颜色中——不敢爱,因为怕。

传世的旧照里,她高傲的昂着头,笑得嘲讽;可她的眼里,分明盈着一泓没有眼泪的悲哀。文字王国里的她有多骄傲,在爱情面前,她就有多不堪一击。

毕竟爱情的网,只要破了一个洞,再要撕裂,就轻而易举了。张爱玲烟火般的倾城时光,绽得绚烂,亦落得悲凉。

孤独的人有自己的泥沼,民国的玫瑰就这样在世态炎凉中散了芬芳。

弱水三千,一瓢难取;千帆过尽,皆非我盼。凡所生命的桎梏,不过是为情所困。悲兮,这网太密,逃不出;痛兮,这丝太韧,剪不断。世俗这场戏,终究要以生死别离落幕。可这些才华横溢的女子们啊,却依旧坚守着消逝的爱情,即使它带来的是悲哀,是伤痛。

自欺?自凄。但不后悔。

悲凉么?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毕竟已毫无保留的爱过了,有了细水长流的感动,空悲切的结局,在网中人看来,也就没那么难捱了。

【 作者:田鸽 来自:新能源学院  责任编辑:李杰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战疫情

下一条:多难兴邦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