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水知- 聆林夕笔下《弱水三千》有感
发布时间:2019-11-26 18:47:37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水知时光无情往去—“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知无欲无求从善无争—“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水知从政之仁,为君之德—“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

水是一种迷幻之物,时而有形,时而无态。它时而凝如河海,时而结于冰花雾凇,时而化为茶杯中氤氲的芬芳烟雾,转瞬又飘入密云滋润万物。它富有母亲般的慈爱降临世界以乳汁甘霖,它也具有父亲般的严厉惩罚罪人以洪暴。

水是一种宽容之物,“水文”自古便在博大中华文化中独占一席,古今笔者遍善于将之融汇于自己笔下,它极具百态,象征着每个人内心中独有的性格,也代表着世界的包容性。水倒映万物,轻抚水面,散出碎花,转瞬平静一切仍未改变。无论是泪水,汗水,苦水,甜水,清水,浑水,它本质是不变的,宛如人间百态始终都是人。

水是一种多年龄之物,它可以是宛若初生婴儿般极具生机的沸水,也可以是而立之年饱经岁月沧桑后性情平和的温水,水知你所思,知你所想。不同年龄的人看待水也是迥乎不同的:婴儿看水便是母亲甘甜的乳汁,青年看水便是解渴的饮料,中年看水便是波荡起伏的社会,而老年看水便是渐起涟漪的人生。水慢慢飘色于天空,而水漫漫也讲万物玩弄。

水知形态之无所谓,知情感之皆白费,主观待物便是有着喜怒哀乐,而以水之情态待人便是无欲无求的平淡。三千春江水,暂住寂寞天空,逛够了便飘荡于春风。它是没有情感这类定义的,完全是以“任我行”以存活。周作人曾说“尤其特别的是门窗玻璃上不冻冰,不像每年那么一到清晨,便都变成花玻璃,有时还冻成山水花草模样,等到火炉烧暖了,窗台上又流满了水,现在拉开窗帘,干净清澈如平时一样”,水便是可言可观而不可触摸不可名状的太虚。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而我看,一水便是百态人生,万世须弥。在科学世界里我们已知几多微生物以水为居,但但无尽的哲学与思想的时空里水又包含着多少宇宙呢?物像与时间对水而言都是没有具体概念的,关键在于临水所思者心中所想,你永远看不懂水,即使它透彻虚无,也无法完全领略水的魅力。

水知无限人类所知,代表着无尽人类所思。在已知的六千多年人类文化路途中便满是水的足迹:在国外宗教史里许多神便是驭水而生,上帝以洪水洗濯世界,万世一新;观世音菩萨以净瓶之水春风化雨,创造生机—水不是宗教文化的傀儡,反而象征着人类对自然的敬畏,对被自然赋予生机的神圣使命的高贵。而在中华水文化中,被赋予洛神,龙王,共工一类的水神更多的是象征人民自身的情绪,寄托着百姓对生活的美好祈愿,这便是与农耕文明自身所信仰的“寄托于天地,营生于自身”有关,宗教在华夏便只能作为一种对世界的诠释,始终无法让人以信仰为生。

众生都是从水中诞生的,应该对水又所思考,对水不应该仅仅以物理观念来对待,在精神领域中,水更可以成为一位无所不知的老师。而我希望以后世人对于“三千弱水”不仅仅是理解为对爱情的忠贞,这“弱水”更应该成为象征万界生灵无限的百态人生。

【 作者:赵磊 来自:新能源学院  责任编辑:周小燕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

下一条:脊梁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