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飘向北方
发布时间:2019-10-21 23:20:37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这个故事开始于盛夏,当男孩收到来自北方的录取通知书,男孩知道,梦开始启航。

曾几何时,男孩看到冬日窗玻璃上的一层薄薄的冰花,他心想无论冰花多么美丽,等太阳一出,阳光照射到窗玻璃上,只会留下满窗面的斑驳痕迹,像极了离人泪,我们终将分离……

曾几何时,男孩骑上单车奔走于学校和家,父母的叮嘱在阳光的直射下显得那么晶莹剔透,当朗朗书声从课堂传出,男孩伸出双手遮挡阳光,可是阳光却那么无情,透过双手,男孩依旧目光闪亮,男孩心想我就是光,我应该照亮前路,心中默默埋下种子……

曾几何时,男孩因一张张不理想的成绩单而将自己用泪水浸没,男孩心想,青春逃不掉泪水,那么来吧,我迎风歌唱。那时男孩刚刚满18,那时梦开始启航。

清晨,夜幕渐渐褪去,男孩背上行囊,飘向北方,那个浸没男孩思维的城市。夜幕下的故里总是透露着一股神秘色彩,像极了未萌发的种子,透露着强强的生命力,似乎想把男孩抓住,男孩迈入车厢那一刻,眼泪滑出。阳光滑出地平线,鹅黄色的初生,和泪水形成鲜明对比,泪水浑浊,饱含这什么,阳光圣洁,折射男孩的心。

序幕:启辰

出站,夜幕降临,从光明到黑暗,穿梭多少大大小小城市,有多少人上车下车,有多少梦想陨落亦或是启辰。月儿高挂夜空,像极了黎明,长夜万里。

男孩心想这将是我四年青春的城市,北方,我终于来了。不!是降临!似乎象征着在这里男孩将会将它永远铭记。青岛,这座城里,有着多少行人穿梭在大街小巷,又有多少家庭灯火照亮他们的回家路。小池塘清露踏涟漪,多少思恋渐渐泛起。眷恋故里已慢慢被微风凋零。

启辰,男孩点亮一支孔明灯,那上面写满了男孩的梦,有陨落的,有启辰的。长夜万里,卑微灯光却撑起了整个夜空,刺破黑暗,饱含生机。山穷水绝处再看一遍故里,男孩心想。

盛典:汹涌

暗潮涌动,男孩汹涌澎湃,鲜红的血液冲击心脏,奔流不息。那里炽热,发烫。那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男孩的热血。

记忆像腐烂的叶子,那些清新那些嫩绿早已埋葬在时间刻度的前段,惟有铺天盖地的腐烂气味留在时间刻度的尾部。汹涌的热血在青春的脚步下慢慢迈开,不偏不倚,大步向前。

当我倔强地独自背上行囊开始我全新的路程,我知道,只要仅有的几个朋友和家人站在我身后凝望。他们的眼神像落日一样苍茫而深远,让我觉得沉重。不过,当我决定了孤独地上路,一切的诅咒一切的背叛都丢在身后,我可以倔强地微笑,难过地哭泣,可是依然把脚步继续铿锵。

终章:潮起

一切才刚刚开始,一切却早像命中注定般。男孩目光坚定看着海水潮起,蔚蓝的大海给少年以寄托,这一波波海浪带走了思念,带走了你,也带走了我们少年时代的高中,青涩、懵懂,对未来有着极大憧憬的少年渐渐的褪去,夜幕渐渐独吞着他的魅力。在这海边的城市,男孩没有丝毫退意,就这么走吧,就这么走吧。

当男孩走向一座城,他知道这座城一定透露着吸引他目光的事物。当世俗渐渐被吞没,我们也该登场。没有盛大光临,但会有心光璀璨。潮起终有潮落,但谁又知道何时潮落到故里呢?

青岛,这是来自南方孩子的一句问候:你好,我已飘向北方。

雾气厚重,男孩在说不清是黑夜还是凌晨的时候,他走向了未来。

【 作者:刘政韬 来自: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  责任编辑:王谦冲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品秋

下一条: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