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重识陆小曼
发布时间:2019-07-10 19:18:51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提起陆小曼,世人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林徽因,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然而同样身为民国绕不过去的两个女子,却承受着来自外界截然不同的评价。林徽因以优雅完美的姿态盛开和落幕;而陆小曼,一生光艳凄凉,备受嘲讽与谩骂,甚至于为世间所不容。然而,直到我读完了《陆小曼的故事》,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认知何其片面狭隘,于是抛开对于陆小曼的刻板印象,重新认识了更加全面立体的她。

陆小曼生来便注定不凡,上天似乎格外偏爱她,铆足了劲要给她最好的:倾城美貌,名门身家,卓绝才情……身为富贵千金大小姐,她无疑是被视为掌上明珠来呵护。卓越的才情使她成为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十七八岁的陆小曼便精通英语和法语,成为外交部的兼职翻译,和各国顶级要人打交道。陆小曼精通艺术,吟诗作画、声乐表演样样出类拔萃。在外交部三年,陆小曼的出色表现常常获得外交总长顾维钧的夸赞。胡适曾说:“陆小曼是北京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徐志摩说陆小曼:“一双眼睛也在说话,晴光里漾起心泉的秘密。”这该是一位多么耀眼的佳人啊!

陆小曼出轨徐志摩成为世人诟病的源头,我也相当厌弃她的这种行为。但若抛弃世俗的成见溯源这段故事,便能明显察觉陆小曼和王赓婚姻只是名气与利益的结合,无关爱情。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姻是冲破封建束缚、跨越礼教与世俗眼光的自由结合,然而恣意任性的陆小曼太过于我行我素了。身为天生的“交际花”,婚后纸醉金迷成为生活的常态,醉生梦死让她陷入堕落的深渊徐志摩兼职多份工作却依旧不够陆小曼挥霍。徐志摩离世后,陆小曼变了,她不再出去交际,而是默默忍受着外界对她的批评和指责。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曾经回忆说:“小曼是爱志摩的,始终爱志摩。他飞升以来,小曼素身裹衣,我从未见她穿过一袭红色的旗袍,而且闲门不出,谢绝一切比较阔气的宾客,再也没有去舞厅跳过一次舞。余生唯两件事:画画和志摩文集。”

有人曾说:“若论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人,陆小曼当之无愧。”关于陆小曼的一生,实在令人唏嘘,本是民国一代名媛、三十年代无限风光的女子,最后落得一世风流、千夫所指、甚至死后无人收尸。

陆小曼曾说过:“我是笼中的小鸟,我要飞,飞向郁郁苍苍的树林,自由自在。”她是火树银花的女子,是任性不羁的女子,敢爱敢恨又离经叛道,令人生恨又忍不住同情。品读陆小曼,始终犹如雾里看花,个中辛酸,恐怕无人知晓。

【 作者:王超然 来自:文学院  责任编辑:肖文凤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珍惜青春, 拥抱美好

下一条:海螺姑娘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