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傀儡长情
发布时间:2019-04-08 21:48:21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她是一个木偶,她实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颇为漂亮的木偶。桐木的表面刷上了一层油,在阳光下映着光,脸上的表情被雕刻得十分精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嘴,那张嘴看上去就像是用刻刀随便划上去的。但瑕不掩瑜,她还是一个很漂亮的木偶

在戏里,她是虞姬,是昭君,是貂蝉;她曾在垓下拔剑自刎,也曾在皇帝的旨意下和亲匈奴。水袖轻卷,飘飘然千般妩媚,妙目流转,娇滴滴万种风情。但在戏外,她是木偶,只是一个木偶。

他是一个傀儡师,他曾雕过许多木偶,然后用他们表演木偶戏。他的技术可堪一绝。他手中的刻刀,与他的手指一样灵活。刻出来的木偶,栩栩如生。一次机缘巧合,他得到了一块千年桐木,桐木表面莹润,他决心要用这块木料,雕出最好的木偶。他细心地雕琢它的五官,刻刀在木料上游走,一张精致的近乎完美的脸在他的刀下渐渐成形。双眼灵动有神,仿佛一汪秋水,鼻子小巧,双眼上方的眉毛弯弯的,仿佛两片柳叶。接下来就是嘴了,要雕一张轻抿着的嘴吗,还是一张嘴角下撇的嘴,他思考着,微笑,一边想着,一边在木偶的嘴上比比划划。正当他犹豫不决之时,大门“砰”的一声,豁然洞开,书僮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他吃了一惊,手上的笔一颤,在木偶嘴的位置刻出了一道短短的直线,他一时怒火攻心,拍案而起,抬头望那书僮,书僮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显是受了委屈。他轻叹一口气,缓步走出中堂,院中,债主拿着账簿,各自盘算这次能拿回多少本钱。

他没有钱,这些年,出于对木偶的喜爱,他东拼西凑,早已欠下不少债务,连温饱都做不到,何谈还债呢?他无奈地摆了摆手:“东西,都搬走吧。”他站着,看着债主们蜂拥而入,一件件东西从他身边被搬走。不一会儿,人去楼空,他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木偶,眼泪沿下巴滴下,滴到木偶身上。

他又去表演木偶戏了,虽然家产被人搬空,但他的技艺分毫未丢,手指牵动丝线,在戏里,演出一幕幕人间的悲欢离合,看他表演的人越来越多,但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表情,不知道,是喜,是悲。

晚上,月光皎洁,他对着木偶喃喃自语:“木偶木偶,今天来看咱们演出的人好少,不过明天也许会多的吧”“木偶木偶,今天来看咱们表演的那个小姐好漂亮。”不知从何时起,木偶的眼睛里,有了光彩。她真的开始倾听傀儡师深夜对她倾诉的心语。

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木偶爱上了傀儡师,她和傀儡师在演出中配合得亲密无间,仿佛天生一对。

终于,傀儡师高超的技艺为皇上所知,他被召入皇宫,为皇上表演,皇上观看之后,好生喜欢,赏黄金万两。他很高兴,因为他终于有钱向他喜欢的小姐提亲,也终于可以不必为了生计在街头卖艺,不必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他可以从债主手中拿回被抵押的祖屋,可以购置几亩田地,收几户佃农。

他终究还是提了亲,那户人家欣然应允。他和那位小姐虔诚地拜在月老像前,那夜,月亮并不圆。

第二天,当他从怀中取出她时,惊奇地发现,木偶的两边嘴角向下撇,眼帘低垂,仿佛在哭泣。

他很吃惊,像用刻刀美化一下,但他发现,自己的刻刀,再也无法在木偶上刻下一笔一划。

他沉默了半晌,收起了刻刀,把木偶放回了怀中。

一日,他在街上漫步,一把钢刀忽然架在他的脖子上,歹人欲谋他钱财,他央歹人同他一起归家,取钱给歹人后,歹人笑了笑,横过匕首划瞎了他的眼睛。

妻子回家后,发现他双眼已盲,于是把他赶出了家门。

他流落街头,雨点打在他的脸上,身上,更打在他的心上,他疲倦至极,倒在路旁,晕了过去。

迷蒙之中,他看见一位少女,少女握住他的手,笑盈盈地说:“可惜,从今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啊。”他抬头望向少女,少女的嘴角,有一点扁。

他从迷蒙中惊醒,方觉已日上三竿。才发现,自己居然又看得见了。他想起梦中的少女,恍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怀中取出木偶,惊奇地发现,她的眼眶中,空空如也。

他跪在街上,抱着木偶,哭得像个孩子,一如十年前。只不过,十年前,他还有她,而现在,他什么也没有了。

【 作者:立雨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周挺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五四礼赞

下一条:老街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