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老街
发布时间:2019-04-08 21:44:52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老街也有些年头了。

水磨的青石板已经开裂,靠街的房屋也已经年久失修,风一吹,还会带下几片瓦片。从前临街的商铺,现在只剩下破旧的门脸——人们都外出打工去了。

只有几个老人和孩子还坚守这老街。啊,还得算上那几条老黄狗和鸡窝里的几只老母鸡。

这样的老街已经有多少年了呢?贾老汉也不清楚,他只会在每年老街热闹起来的时候眯眯眼睛,那是过年了。

每次过年,就像下饺子一样,人们突然间地拥入这老街。家家户户挂起灯笼,擦干净门板,糊上新的窗户纸。但破旧的门脸和破碎的瓦片人们是不会管的,那太费事了。

唯一同往常一样的是贾老汉家,贾老汉没有子女,婆娘也在几年前病死了。贾老汉家过年,甚至连灯笼都不点。“人都没格了,点么子灯笼哦!”,这是贾老汉的原话。别人家里过年的时候,贾老汉也还是像往常一样,提着他那个破凳子,坐在门口吸旱烟。有可怜他的人家,大年三十会给他送碗饺子,因为贾老汉是不包饺子的。

但老街热闹的时候也不过是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初五这几天,人们像当初突然地拥来一样突然地消失,老街又恢复了寂静。人们走的时候,贾老汉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向村口的方向眯了眯眼睛,而后就坐到门口抽他的旱烟去了杨柳一年年黄了又绿,贾老汉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层。村子里的娃娃长大了,就也出去打工了。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但这并不妨碍贾老汉,本来么,又不是他家的娃娃。

贾老汉的生活持续着,直到有一天,久未露面的村长派人到贾老汉家里。也不知说了什么,贾老汉也只是呆呆地听着,只是在送客人的时候木楞地点点头。

后来,老街上的老房子都被扣上了一个大大的印着“拆”字的红戳。有外地的客人来,当地人还会为他们解释,“这些老房子都成危房了,拆了好盖新的。”

再后来,老街被拆除了,政府为老街盖起了五六层的小洋楼,老街又热闹起来了,人们回到老街,这些人里,绝大多数都操着外地口音,本地人倒少了。

日子还是这样平淡地进行着,直到有一天,人们听说,贾老汉死了。

贾老汉是坐着死的,死在板凳上。手里还死死攥着半截烟杆。

【 作者:立雨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周挺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傀儡长情

下一条:你想成为更好的人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