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行善行凶,孰是孰非?
发布时间:2019-03-11 11:53:31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我们都在有意识地行善,无意识地行凶。

看到残疾者不禁投去的同情目光,自以为为别人好的劝阻与提议,殊不知滥施的同情与鄙夷无异,任何的居高临下都是无比的傲慢。

《触不可及》中的菲利普因跳伞事故造成脖子以下瘫痪,招聘全职看护时,高薪金吸引了众多应聘者,个个舌灿莲花,技能满分,最后却录用了只想要签名混失业金的德希斯。他和其他人比起来,显得如此“没有同情心”,他甚至常常忘记菲利普瘫痪的事实。

菲利普呼吸不畅,德希斯带他看凌晨四点的都市,和他共吸一根烟,在咖啡厅看夜景闲聊;菲利普带德希斯看歌剧、看画展、跳伞。两个看来身份迥异、兴趣不投的人最后走到了一起。

而在德希斯离开的那段时间,一名专业的看护接替了他的职位,论资历论技术,他定是远胜于德希斯,但菲利普在看护的“精心照顾”下一天天苍老下去,他厌恶于一板一眼的执行操作,厌恶于被人当作重点关照对象,厌恶于时时刻刻被提醒自己已经残废。

王小波曾说:“对残疾人最大的尊重,就是不把他当成残疾人。”

我们自以为的伟大常常只能感动自己。对残疾者衣不解带地服侍、包容他地一切坏脾气、为他牺牲自己的生活,这是我们对待残疾者的“最高礼遇”。仿佛身有残疾者,其思维定受到药物影响,变得愚蠢不堪,其脾性定受到磨难影响,变得喜怒无常。看到残疾者发脾气,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看到残疾者乐观生活,我们“不敢置信”甚至“大肆宣扬”。

德希斯打破了世俗成见,给予了菲利普需要的尊重,把他看作一个人格独立、精神自由的人,而非需要小心翼翼陪护的残疾者;而菲利普不在意他的曾经劣行,包容他顺走定情信物的行为,带他出入上流社会。一边是尊重,一边是提携,没有自以为的善意与伟大,却处处可见人性光辉闪耀。

以情意为筹码,高举善意的大旗,妄图控制一个人的人格自由,将自以为的善强加于他,最终常常行了恶事,毁了情意,伤了自己。

【 作者:喻思敏 来自:理学院  责任编辑:赵柏钦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仰望

下一条:无果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