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永恒 分离
发布时间:2018-12-04 23:16:10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死生路异从此乖,奈我茕独中心哀。

不难想象,千年前的一位弱女子是如何面对注定的分离。她或曾执过少帝的手,涕泪恣肆,哀以歌曰:“夫君,你留我茕独一人在这尘世,未来的日子该如何存活?”而那位将饮乱臣毒酒的汉少帝,彼时是恐惧多于感伤,还是感伤多于恐惧?或者二者兼而有之,彼此勾连,混沌不堪?

不得而知了。面对永恒的、注定的分离,我们该如何用文字来言说呢?

米兰·昆德拉曾说过,生命是无足轻重的,甚至是可笑的。如果他所言是正确的,很有可能出现的场景是:在命运的天平上,左侧是虚妄的分离,右侧是我们投入的整个身躯,而天平却不加怀疑地向左侧倾斜。于是我们不断地在右侧加入我们的血肉之躯,我们的金银珠宝,我们所有的一切,甚至我们的眼泪。天平却纹丝不动。这是一幅多么令人沮丧的场景啊!可这就是生命的真相!

人的一生是种艰难的前进,在旅途中,我们将面对越来越多的分离,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如罗素所说,今天我们注定要失去最挚爱的人,而明天我们自己也将叩响分离的门扉。这永恒分离之痛却不在此,而在于我们明知道分离是永恒的、注定的,却依然无法自拔。

离别虞姬的项羽死前可曾醒悟?才华横溢的后主临终前的一瞥,是对尘世的留恋还是对生命真如实相的彻底参悟?老子骑驴西去了,只留下伴着余晖的背影,他到哪里去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还有那位评点“秦汉唐宋”、自称“风流”的伟人,他们是如何经受住这永恒的分离?

然而,最令我们惶惑的分离却不是死亡,而是:人是会一座移动的孤岛,面对漂移过来的另一座孤岛,却不能完全融合,合而为一。两个人就是两个人,这种永恒的分离包含着多少无奈和感伤。这也是生命的真相。残酷的温情,冰凉的希望。

古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虽死无憾。可见这知己的难求与稀有。但,即便是知己如伯牙子期者,他们就真的是完全融合,了无隔膜了么?

庄子与他的朋友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说,你看水中的鱼游得多么从容啊,他们可真快乐!

惠子说,你不是鱼,哪能知道鱼的快乐呢?

庄子反问:你不是我,哪能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

惠子回答道:我不是你,所以不知道你乐不乐;然而你也不是鱼,所以你并不能知道鱼是否快乐。

两人争来争去,谁也不能说服谁。庄子还是庄子,惠子还是惠子,那条不知是否快乐的鱼还在水中游来游去……

可叹我们竟不能参透,仍执意在尘世中寻找灵魂的唯一伴侣,并以诗化的语言告诉世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在幻为飞灰的一刹那,是幸耶?还是命耶?他来不及总结了。陆小曼和林徽因也无法替他总结。

被伊甸园放逐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啊,又何必孜孜于消弥这种分离?太阳的余光映照在月亮的脸上,尽管他们相隔甚远,可谁说他们不幸福呢?

在这永恒的分离间,幸福也会如期而至。它是一朵孱弱而顽强的小花,盛开在彼此的岛上,需要呵护,直到终老。

【 作者:吴双双 来自:理学院  责任编辑:侯燕芳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贾琏此人

下一条:何为“李娟”?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