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自是春来不觉去偏知
发布时间:2018-11-04 22:40:31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年年负却花期,只道花盈满枝是寻常之景,满园梨花雨也不曾驻足流连。当林花谢了春红,才懊丧春光已逝,空对落花残枝,抒发满腹春愁。

“人的本能是追逐从他身边飞走的东西,却逃避追逐他的东西。”伏尔泰如是说。事物消逝显露的尾巴,原是这样动人……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辰星在夜空中闪烁,只叹无人问津,流星稍纵即逝,却引人流连回味许久,自此再无法抹去脑海中那瞬息间照亮心灵的光辉。昙花一现的事物总令人又爱又怜,或因它们的短暂显得珍贵,又或许,人们总被即逝之景,离别之殇触动心底那尚未麻木之处。久久伫立着仰望星空,难以描摹心中错过流星的落寞,却忽视了眼前的银河星汉。星星其实从未远离,只是永恒之景无法带来新意,渐渐化为人人眼中平凡无奇的背景,深嵌入夜色中,成为夜空舞台幕布上的一颗颗透明珠子。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儿时认为家乡是如此单调乏味,在那里空度了无数个一成不变的日日夜夜。那熟悉的一草一木仿佛无形中变成了束缚梦想的枷锁。只欲张开翅膀,飞越千重山、万重洋,不愿长期驻足在何方,只愿在风雨中流浪。

终于圆梦飞上蓝天的鸟儿,或曾凌绝过珠峰之巅,或曾飞渡过乞力马扎罗山的雪。待羽毛渐稀,倚靠在寒树的枝桠上回顾往昔。眼前氤氲的是故乡低矮树杈上筑起的巢,母亲早出晚归的衔食来哺育嗷嗷的它,也曾在故乡如诗的春天里初次体验飞翔的自由。那熟悉的一草一木蕴藉着故乡最真切的温柔。谁人不思乡?

故乡离去却难回。千古多少游子只能怀一颗思乡之心来寄托飘零之苦。“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那难以名状又抓不住的一缕愁思,不必去印证,便已让人魂牵梦萦。正是远游,因而思归。

人生不是一本书,书成之后还可以删改;人生不是一场梦,梦醒之后还可以忘却。春意纵使散尽,经历一个四季轮回,依然唤醒芽苞的记忆。但人生是一条回顾却无法再重返的路啊,是俄耳甫斯返回人间时的魔咒。

多少时光在无形无声中消散了,你我都忽视它逃一般的飞逝,非要等到秋霜染白鬓发时才感叹“一寸光阴不可轻”。多少故人在无声无息中疏离了,你我都忘记维系这来之不易的友谊,在不同的道路上背离,渐行渐远,只余剪影般的轮廓和淡出的往昔笑语。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趁春光正好,去踏青访春;待银装素裹,去赏雪后初霁;趁年华未老,去努力发奋;趁故人未远,去倍加珍惜!

只愿,春去不觉来偏知。

【 作者:郭慧洁 来自:经济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李文亮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上一条:在中石大遇见秋天

下一条:忙着长大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