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余墨残香独自敛
发布时间:2018-10-11 23:07:54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前几日,出门在外,屋里的窗户未关,雨水潲了进来,淋湿了桌上的摆件,回来一见,倒也不在意,不过是些小物件罢了。但就这样放着不管,也不是我的风格,就动手收拾了起来。

在一个礼品袋里,有一个盒子,是小亚前一年送的生日礼物的盒子,当时甚是欢喜,连包装盒都未曾舍得扔掉。里面放着的是一些明信片,连着看了几张,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字体,但内容却大致相似,生日祝福、新年祝福、毕业祝福,或俏皮,或深情。在一张卡片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渝城的青石板街,被踏碎的青荇和时间。”

时光踏碎,几转千回,今朝有酒,醉不倒行路人。

一毕业,我们便各奔一方。我们几个,似乎将教室第三排和第四排的位子占据了两年,这大约是我们两年来无声的约定,可能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了吧,从未有人与我们争抢,我们也一直坦然的在座次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每当同学们还在忙着换座位的时候,我们早已冲回宿舍。每天下午冲出教室,去最远的食堂吃大家觉得都不好吃的朝鲜面,然后兴致而归,低着头溜进教室,偷瞄一眼门口黑着脸的班主任。高三的晚上,我们知道这样相处的时间不多了,大团团回宿舍住了一晚,那天我们聊到很晚,聊了理想,聊了未来,聊了过往……,后来说起,我们称那天晚上答了一套理综试卷,还订正了答案。

几许相聚,几许分离,语未成箴,缘聚散岂随心。

记得某个中午边吃饭,边谈话,我们的玩笑。“既然要考大学,那不如我们就去学校附近刚建好的大学,还有后山的两个职业院校,大连哥去上个师范,回来高中当老师,然后下午我们从学校的小西湖游进来,还能一起去吃朝鲜面。”当时只当玩笑听的话,现在想来竟有些心酸。大连确实读了师范,可并不打算成为一名教师,我们也并没有再吃过一次学校食堂朝鲜面,从未找到过相似的味道,现在连味道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上面漂一层红油,难以嚼断。小悦,你曾说,一定要报一个不学数学的专业,可谁知,英语专业的你竟然需要学半年高数,给你讲高数的还是我。

纸上留白,各自填写,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一年两次相聚,见面后没有感动到流泪,有的是相互吐槽。你黑了,你胖了,你怎么换成了这个发型,太难看了……。也会说起那年大团团寻找男神的故事,陪大团团在别的教室门口等男神,大团团根据张贴在大厅里的排名,推测出男神名字的场景,说起小悦拉我绕远路只为避开她喜欢的那个人的事情。从“能帮我把衣袖拽下来吗”的客气,谈到只需要伸出胳膊来就懂的默契。每次都会谈很多,谈了开始,谈了过程,却唯独不敢谈分离。如此种种,似还在眼前,却已失了真,我们已成了局外人。

台本已合,恍然惊蛰,余墨残香,以此记话过往。

【 作者:侯燕芳 来自:化学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肖文凤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

鲁ICP备0502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