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大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石大文苑 > 正文
一滴泪掉下来要多久
发布时间:2021-04-03 11:51:53点击数:字号:
分享到:
我要评论 0
审核人 新闻中心总编室

天空淡漠了云彩,阳光掠过树梢洒下斑驳的光影,风儿悄然滑过岁月的掌心,我静静地埋着头,享受一滴泪划过脸颊的微妙感觉,这一久违的感动来的好迟……

每天我都照例在昏黄的灯光下奋笔疾书,那日依旧如此。很早便有昏昏欲睡的感觉袭来,我揉了揉几乎快要睁不开的眼睛,起身去客厅想要倒杯茶喝……她以一贯的姿势侧身躺在沙发上,似乎已安睡。她的样子像被胎盘包裹的婴儿,在我为自己这个比喻感到好笑时,突然想起,十多年前我也曾以这样的姿态,安睡在她的腹中,周围是一片“汪洋”,我想在脑海中搜寻一段话来描述这种感觉,却一片空白,只能想起所有她爱的表达式。

很小的时候,她的脊背和怀抱就是我的温床。在我的记忆里,她的怀抱是温暖的,无数次,她轻抚我的后背,嘴里哼唱着没有歌词的“催眠曲”,而我在喃喃的细语中,渐渐进入梦乡。在我的记忆里,她的后背是宽阔的,无数次,我伏在她柔软的后背,拨弄她的头发,牵扯她的衣领,嘟囔着小嘴念了一首又一首的童谣,她总是微笑着。

小学的时候,家在学校附近,走路只用两三分钟。那是一个雨天,外面的风呼呼地刮着,雨像断了线的珠子,我在教学楼门口伫立了一会,还是决定跑回家。顶着校服冲进大雨中,下一刻我的头顶便多了一把伞,是她!我和她合撑着一把伞,走在路上,看到大部分同学的衣服都湿透了,我的心头不禁涌上一股暖流。风更猛了,雨更大了,伞随风摆动,我根本撑不住。她接过伞,牵着我的手加快了步伐,可那把伞却歪向了我这边,挡在我的头顶上。风依旧在刮,我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冷,她的手心传来的温暖蔓延到我的心里,到家之后,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是她,妈妈。

她给我的爱没有隆重的形式,没有华丽的包装,她的爱在生活的长卷中如水一样,溢满生活的空隙,无色无味,无影无踪。可我这坏家伙总是忘记这些,忘记她爱的沉默存在。

又一阵心酸涌上时,我不知道我该用怎样的语言来描绘这无言的感动,她给我的好,此生无法偿还。“叛逆”了很久的我一直不算孝顺的孩子,可你知道吗?我那是羞于感激。我多想伸手去抚摸你青丝里刺眼的白发,抹平你额头上岁月刻下的纹路。

我蹑手蹑脚走到她身边来,侧过身子轻轻环住她,像她多年前包裹我一样,我也想要给她最温暖的海洋。

我不知道一滴泪掉下来之前,在心中奔涌了多久……

【 作者:葛梦丽 来自:经济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马晓明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关闭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2)86983218

网站维护: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

地址: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266580

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257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