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偏差

如果清风会说话,请带去我对家思念,如果明月能传情,请寄给家人我的相思之意。

2017年8月28日,我踏上了离开家的征程,从黄土高坡的西北之角缓缓驶进这里,第一次离开家的征程,内心雀跃着,激动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驱使着我不断前行。

离开家的第一晚,辗转难眠,父亲转过身去,挥手和我说“哭什么,孩子总归是要离开家”的画面在我脑海里闪现,很快被舍友的打招呼声打断,她们都来自哪里,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带着点局促和羞涩的开场白很快使大家熟络,伴随着明天会是什么样的疑问,在月光温柔的抚摸下进入梦乡。

……

离开家的第十个夜晚,天空很黑看不到一颗星星,家乡今日的夜晚会是什么样的呢?莫名的情愫在脑海里缠绕有突然浮到了眼角,又是父亲的背影,记忆里,我哭着跑过去冲进他的怀抱,他摸摸我的头,父亲的手温热有力,犹记得幼年生病,也是这双手抱着我走进了医院,在黑夜里我自己将手绕到背后,掖紧被角。

……

离开家的第二十九个夜晚,闹了点小矛盾,父亲送我来的那天我们也闹了点小矛盾,他牵着我的手对我叮嘱“你这脾气可不好,得改改,出了家门谁会让着你”,如今我却要让着别人,心里憋屈的紧“哼,谁在家还不是个小霸王”。

……

离开家的第一百二十九个夜晚,温暖的被窝,空气里有熟悉的清香,隐约能听到电视机播放的是早间新闻,“诶这丫头书包又没收拾好”我内心的OS“我不起我不起我要再睡五分钟”,“呀,你咋还没起,还有15分钟你就迟到了”,被迟到吓得睁开眼睛,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没有电视机,没有散发着清香的粥,也没有人担心我会不会迟到,越是快到马拉松的终点越是容易放弃,泪水突然就涌出眼眶,哭着哭着又隐约看到了父亲转身的时候,他的肩膀好像也曾这样微微颤抖,他的步伐很快好像又有些急促,他不回头,是不是害怕被我看到。

没离开家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努力十八年是为了有朝一日要离开自己的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单枪匹马的闯荡。

……

回到家的第十天,向父亲倾吐之前心里的压抑,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突然就笑了,“哈,看来让你去远一点的地方上学还是件好事”我当时就恼了,却没去反驳“看这不,都不顶嘴了,出去是为了让你长见识,你现在倒是又多体悟了点家里的好”

是啊,在家的那十八个年头,我日日无所事事,吃喝玩乐,心安理得,也未曾有一丝羞愧,离开家的五个月我却突然明白了家对我来说究竟在多么重要的位置

我没过来人看的清楚,只看到了我所失去的,而我得到的,我总是把它忘了。

事情换个角度想,往往未必不好,我在这头想念家人,在那头珍惜待在家里的日子。

 


【作者:王瑾瑜    来自:石油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王海珍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