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石大五月的我

    五月的青岛,没有烈日骄阳,没有连绵阴雨,在一阵花开花落之后,终于迎来了绿色的春天。石大的春天似乎比南方大学的春天来的较晚,但她却是如此的温文尔雅,清香的花瓣领着头,带一抹抹新绿驻足在这里,也便不急着奔向炎热的夏天了。这似乎验证了石大惟真惟实的校训-春天就是春天,不美美的来,再美美的呆够一两个月,怎好意思向炎炎夏日缴械投降?

    五月,咸咸的海风不时地夹杂着一股茉莉的清香,似乎在完成一场令人艳羡的幽会,让我这来自内陆的孩子为之一振,大地与海洋竟是这样交融在一起,生生不息。这就是大自然的神奇与伟大了吧。吃过早饭,坐在南教的窗边,或许由于雾的原因,阳光并没有像箭一样穿透窗户送来温暖。一路走来,身上也沾了不少的雾珠,这雾或许蒙蔽了远眺人的双眼,带给人未知的恐惧,但却也滋润了不少像我一样的的飞虫绿叶,仔细想来,便也觉得有些安逸了。说出来不怕笑话,不跑早操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吃到饭早饭,填饱了小小的肚子,就借着大自然施舍的白光翻开向往已久的《雪国》细细品味。最近学了物理才知道,原来光也是由一条条像蛇一样,蜿蜒曲折扭动着身躯的波列组成的。成千上万的波列在世间欢快的自由穿梭,再将红砖绿瓦,鲜花嫩叶,白纸黑字无私的传入我们的眼睛,给我们带来视觉的体验。真得好好感谢这些神奇的小精灵呢。雪国里纯白的雪世界和我周围雾的世界遥相呼应着,现实与虚幻,雾与雪。我在想,冬月的雪一定羡慕着五月的雾,羡慕她能一睹鲜花的芬芳,就像雾中的我思念着冬月的童话世界,思念着那漫天飞舞的大雪。不过,我们都不苦恼,因为我们不仅思念着远方,还热烈的爱着当下,爱着那时间与空间可以触及的美好。看来呀,早起真的是一件好事,不仅填饱了肚子,长了身子,还充实了精神,用快乐的心态去面对一天。

    五月,缓缓的海风,吹散了雾,吹出了花香,吹动着日历,吹到我们年轻的脸上。下午,和两三个室友来到北门的篮球场。四周远望,在那雄伟的高楼大厦后,竟是一座岩石与树木相间的小山,他虽没有写字楼高大,却似乎更加的让人踏实,沉稳。每一座大厦都是建在这厚实的土地上,就像赛场上的每一次精彩进球,无不建立在成百上千次投球的基本功上。看那高楼与山丘,都是一种享受。目光回到球场,那一次次精美的弧线,上篮的潇洒,甚至摔倒后的触地,都带着无忧无虑的欢笑,或者说是没心没肺的傻笑。虽然我们年少,但这样的笑声,却也弥足珍贵。它似鲜花一般分外纯洁,也如此的短暂,却是我们对友谊,对活力的青春最好的纪念。顺着球的轨迹,我又望到了天上的云彩,一朵朵,一片片,一层层,一样样。细细的看着,云彩真的有高有低,陪着淡蓝的宇宙,似乎触手就可及,可又怎么也够不到。我惊喜的对舍友说,你看,这里一定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不不,这里就是蓬莱了,就是蓬莱!舍友笑着我的呆傻,不过我确定,他们也一定也爱着那片片的云朵。我心想,石大真的好漂亮,满意极了!

    五月,连漆黑的海风都诉说着来自大海另一边美丽的故事。入夜,一行好友第三次来到近在眼前的中南海。不是我们不爱海,而是宿舍与手机强大的引力让我们无法挣脱。但似乎质量才与引力成正比吧!带着对科学,对真理的信仰,我们义无反顾的撞进了唐岛湾的怀抱。远处海岸线上昏黄的灯光争着和月亮比妖艳,却也谁都无法带走大海对梦乡的思念。海水只顾静静的拍打着堤岸,像个劳累的中年男子欢快的打着憨。大海的夜有望不到边的漆黑,夜的大海有来自大自然的呻吟。面对夜海你怕吗?我问着自己。我怕,怕广阔的大海将我无情地淹没,我也不怕,我有撕破黑暗,征服大海的无畏与勇气。这或许就是涉世未深的少年的真实心灵吧。远处,琴岛之眼变换着奇幻的灯光,一边照看着安静的城市,一边又思念着远处的月光。两只巨大的眼睛,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她们眼神坚定,因为在漆黑的夜里,她们用自己最亮丽的色彩,互相为对方指引着明确的目标,这两束光线,终归踏破宇宙的尘埃,相遇在成功的彼岸。

    五月,带来了鲜花与绿叶,带走了,我对自然,对石大,对未来的爱。


 


【作者:栗晟漾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刘俊华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