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之童心未泯的老爷爷

今天是腊月二十,各家各户也已经开始准备年货,妈妈也学着第一次蒸年糕,还开心地去发朋友圈。我作为什么也不会做,就算做家人也不放心的“大少爷”,就约了朋友去打篮球,尽管风刺骨,手上的伤还没好。

晚上一家人和往常一样在吃饭,我就不停地吃,因为中午吃的少。今天离老家不远的地方闺女出嫁,我爸爸和她爸是好朋友,于是就去送了个红包。今晚爸爸就说他去送红包的时候的见闻,提到一个人王兆俊的家里(妻子),然后就和妈妈爷爷奶奶在闲聊,我当时没在意只是一直在吃,因为妈妈做的“爆炒豆腐皮”特别好吃。突然一愣,我就问问妈妈说:“哇,王兆俊老爷爷已经去世了啊!”妈妈回答说“嗯,一年多了。”然后我就安静了,他们继续聊他们的,聊的内容我也没去在意,只是在想我这个童心未泯的老爷爷......

叫他老爷爷,并不是因为他年龄多大,而是他辈分大,一个儿子刚结婚,去世的时候也就五十几岁,因为什么病去世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经常去医院做透析。他是个木匠,拥有一个很好的手艺,谁家盖房子他都是首选,我老家翻盖的时候他就在。他身高不高,为人厚实,在老家那拥有很好的口碑,生活却过得很拮据,具体原因我作为一个“小孩”并不得而知。她和她老婆老吵架,听说都不在一块睡觉,他老婆长的不好看,一些做事风格也不被大家认可,口碑并不好。“家和万事兴”的牌匾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我听爸爸说他家却不一样,他把“和”字去掉,剩下的调换了顺序“万事兴家”,他说:“老吵架,和什么和!”可能老爷爷也是伤透了心。爷爷他们经常讲,王兆俊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娶了条件这么差的媳妇,命不好啊。

老爷爷家里我老家也就一百多米,小时候玩着玩着就到了他家门口,他老逗我玩,我俩总是“比武”,他知道我小时特别调皮,喜欢看动作影视剧,什么武功都“会”。他一个九阴白骨爪,我就乾坤大挪移,我一个蛇形刁手,他就六脉神剑,我们摆出各种各样的动作,自己嘴里还配着音,我跑,他就追,小时候他总能追上我,然后就点我笑穴,我就在他怀里笑的前仰后合。等我上了初中,一周回家一次,但见面仍然会“比武”,可能是我长高了,跑的也快了,他追不上我了,我们也打个平局,不过绝招却依然还是那几个。夏天放暑假,我也没去过补习班,爸妈对我的学习也放心,我的暑假几乎一直在老家渡过。暑假中一大乐趣就是和大人们打扑克,只有和比你厉害的人打扑克自己才能进步,同龄人都不如我,嘿嘿,毕竟奶奶教我认识数字的工具就是扑克啊。其中一个牌友就是老爷爷,他夏天永远是光着膀子,穿着一个扎腰带的短裤,黝黑的皮肤也就不足为奇了。他神机妙算,总能清楚地算出对手中的大王和二,甚至还有几张扑克,我对他是心服口服。他也能在打扑克期间说出幽默的话逗得我们哈哈大笑,他很谦让,有别人来看的时候他就让给别人,而去辅导我,毕竟我最小。

时间就像那炎热夏天泼在院子里得水,说没就没了。

初中三年一晃而过,我也步入高中,开始了“监狱”的洗礼,平时在爸妈那住着,半个月回老家一次,看看爷爷奶奶。每次我走到他家门口,他几乎都坐在门前,我们都不在那么淘气,从他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他的亲孙子般,我就把在学校发生的趣事和他一一道来,每次我走的时候,他都不忘叮嘱我好好学习。升高三的时,就听爸妈说老爷爷生病了,回老家,习惯性地走到他们前,他依旧坐在门前,和我寒暄,只是脸色早已大不如从前,在之后,回来门前就空无一人了,听说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说来可笑,长这么大,我都没去过他家里,门口却是我除老家以外最熟悉的地方。

人这一辈子,生老病死。老爷爷的一生就像“家和万事兴”的牌匾,被他抠去了“老”字。上大一的时候,爸妈告诉我老爷爷生病去世了,那天在学校我没有哭,泪水却在眼里打转,那一天,我很安静,想了很久都不明白为什么老爷爷走的这么早,不都说好人一生平安的吗?到了今天我似乎有了个答案,可能人积攒福分没用完的可以传递给下一代和身边至亲的人,他的儿子也事业有成,孙女也特别可爱,他的妻子也渐渐变好,被大家所接纳。

小时候网络时代还没到来,记得那时候好几个频道热播《风云雄霸天下》,几乎每家每户都看,最喜欢的就是何润东饰演的步惊云。记得以前和老爷爷“比武”的时候,我就说我用步惊云的排云掌,他就说我是你师父雄霸,你打不过我的......如今网络时代已经到来,我也在笔记本前写下这篇怀念老爷爷的文章,《风云雄霸天下》也随时随地可以重温,排云掌的招式我也依然记得,只是再也没有了和我“比武”的人......

 


【作者:徐志浩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王海珍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