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甚,汝在! ——伫立萧军故居有感

   一座花岗岩石砌成的二层小楼,穿越几十年岁月,一直贯穿至今。而我的到来,不是来拜谒那“碧海临窗瞰左右,青山傍户路三叉”的德式庭院,而是来拜谒那一个人的一生一世,看看能否与那消失了几十年的萧军前辈相遇,即便只是一点少得可怜的邪执幻觉。

   观象山脚下萧军寓所的院子并不大,院中几抹斑驳松树影,孤寂而慌张,侯谁凝眸。然而当年的他本就是避难而来,颠沛流离间却寻得一处美丽所在。幸甚!

   故居门前空无一人,虽说是青岛游人如织的旅游旺季,却也少有人驻足。除了我,这院子里几乎没有别的人,却也着实方便我作为一个历史旁观者在这里旁若无人地闲思。楼道、客厅以安稳的节奏不紧不慢地于我眼前展开。不自觉间,我的内心渐趋安详、自在,仿佛天生就是这个样子。这故居仿若埋藏着无数秘密的圣殿,庭院中的一草一木显得微不足道,存在微近于无,但于我来说,他们的身世永远是那么显贵无双!

   默默吸一口室内的暗淡昏黄,目睹几缕偷钻的光于青石板上舞蹈,时光于空气中暗自涌动,缠绕着桌椅。那一霎,恍若一切消失,唯有亘古不变的长风寂寥,于耳畔作响,而逝去已久的什么东西,仿佛在跨越时光之海后,又悄悄浮现冰山一角。

   年岁皱,时光流转,我仿若置身于那个黑暗黑到吞没所有希望的年代,他引领人们觅得血液中的光——萧军,在青岛居住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创作完成了表现东北人民革命军抗日斗争的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作为一介书生,他只有永远的微笑和一身书卷气,然而他笔下的力量却是满溢抛却双眼也无憾的英雄气概。他是为信仰与信念而浮沉文坛,而绝非为了博得一个名垂青史的身后名。时光将他的剪影勾勒的格外漫长,供我们瞻仰。

    军,多么空灵的两个字;然而,萧军逝,三个字放在一起却是是天地动容,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他的临终遗言却是对女儿萧耘说:“我之所以追随中国共产党五十几年,是因中国共产党所追求的目标与自己追求的目标一致:一求祖国的独立,二求民族的解放, 三求人民彻底翻身,四求一个没有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的实现。”几十年来被强加在自己头上的种种罪名,他从来没有抱怨一句,至死不渝!病逝的他目光、呼吸、神态仍在,将一身姿态托给验尸的风雨,或许,那份不屈的坚定,才是那个时代的最大遗产。

   风骤烈,我恍然间发觉自己的多余……

   走吧,该走了,该寻觅的寻觅了,再不走怕是要伫立至夜尽天明亦不舍离去,再也舍不得走了……


 


【作者:方子铿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刘雪琳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