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思绪

   夜像是浸了油墨的宣纸,染成半透明的黑色,橘黄色的灯光和着浅浅的星光酿成诱人的老酒,我一饮而尽。

   你为什么活着?隔了两年的时光,重读《活着》,这个问题并不因为两年的阅历而得到解决,反而更加疑惑。似乎这个问题,像道德、伦理、生命、死亡一样,充满着哲学色彩,不同的人给我不同的答案:爱人、父母、子女、理想、物质、生活体验、希望……只是一个人的回答让我慌了神,活着不为什么,活着原本就是没有意义的,意义都是人自身赋予的。你寻找为什么活着,是不是很无趣?无趣?似乎是的,用自己定义的意义,去寻找意义,去挖寻为什么。可是,反思自身存在的状态,无趣吗?人只不过是一根苇草,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

   灯火渐稀,远方一处明亮又一处阴暗,像极了我深深浅浅的心绪。不得不赞叹文学的神奇,所有的不同都能在文学作品中交融重生,让一个人在他人经历中感受自己的命运,像哈哈镜里不同的虚像,总会归咎于一个实体。我的经历虽不如七旬老人丰富。但我的心绪还是仅仅随着富贵的,感受着他的命运,寻找着自己的答案。从他输掉家产、征军归来,到至亲之人一个个离去,我眼睁睁地看着余华冷静地将福贵如庖丁解牛般剥的干干净净,独留一头像他一样老的牛。可他愿意还活着,一个被生活撕扯的遍体鳞伤,只剩生命和老牛的老人,还愿意继续活下去。这是一种怎样充满血泪和怪诞的孤傲!

   我掉进了墨水瓶里,浓稠的黑色给我以荒芜,头顶的星笑我愚笨。摸索着,我端坐在路牙子上。思绪在无边际的黑色中又散开来,夜色中无处是我又无处不是我。

   我忆起这样的夜,妈妈带着我钻过一层又一层的茅草,借着星光,踽踽而行。上一秒锄头还像铁匠师傅从火炉里钳出的呢,这一下怎么就暗了?明暗的变换,一朵花落的时间就够了。那时的我靠着妈妈的衣襟,来驱赶夜的虚无和内心的荒乱。现在的我,借着比黑夜更虚无的思绪与其对抗。可我渐渐想明白,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行人这种身份本身就是一种意义。活着只不过是为了与自己和平共处。

   愈行愈近的车子没做任何的迟疑,那刺不透黑夜的车灯也一闪而过。然而我却抓住了思绪的尾巴:与我自己和平共处。我之所以活着,是为了去挣扎,去欣喜,去痛苦,去幸福,去卑微,去高大,直至一天,我能和自己和平共处,一切的一切都平静的没有丝毫杂质。

 

 


【作者:张奥翔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刘雪琳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