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若盛开,蝴蝶自来

    它把自己藏得严实,原是想给这个世界一个惊喜,也只待一夜春风起,便绿它个大江南北。――丁立梅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看着手中的书,望着窗外的景,那是小时候摇头晃脑背过的的唐诗,想着翩跹的蝴蝶怎的还不来。

    哦――,原来是春还未盛开啊。

    在二月的细雨迷蒙、初寒料峭中,春,悄落了人间。都说“春色满园关不住”,这不,她以一种纤弱却又坚定的姿态融入到那阑珊的残冬中,正琢磨着何时将人间从沉睡中唤醒。

    春是那样的轻而软,又是那样的决绝,只稍行云流水间,便掠过了银装素裹、冰冻山河,绿染了街头巷尾、花田阡陌,惹醒了含苞待放、蜷缩枝叶,还一个千姿百态、盎然人间。

    春里的一切,不多不少,不浓不烈,总是那么轻浅舒心得刚好。

    春天的水,是一汪一汪的,或是清清亮亮,或是潺潺跃动,“叮叮咚咚”的声音跌进眼里、揉进心里,那种乐律跳脱着,直惹得人们脸上开出花儿。

    春天的花,是乖俏清丽的,没有灯红酒绿的娇艳,没有花前月下的洒脱,它许只是个孩子,“白衣飘飘、青衫年少”,透着一抹羞涩,俏得春光旖旎,俏得盛年锦华。

    春天的风,是惹人迷醉的,比严冬寒风少一分冷冽,比酷暑赤风多一分清爽,如一双柔嫩的玉手,轻拂脸颊,让你感受到她那毫不掩饰的热情与爱恋,沁人心扉。

    春天的雨,是多情的,时而柔情缠绵、落地无声,时而又热情似火,许是向冬借了分肆虐,向夏借了分冲动,无声无息的筹备,却是惊天动地的降临。

    春到底是什么,何德何能独占如此诗意的名儿?

    自古而来,“春”便是个惹人爱怜的宠儿,“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文人墨客多喜赞春、咏春、赏春、恋春。但要说春都是令人心情荡漾的吗?不,当然不,正如那位才子帝王李煜所叹“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春的美妙更让人衍生一种伤春惜春,近而伤时惜人的境遇。春是短暂的,在人间真正的停留快得让人舍不得眨眼,她是冬与夏缠绵的结晶,不温不火地用她独有的性格教得天地为之倾倒。

    春,“且雅,且媚;且媚,且雅”。春若盛开,蝴蝶自来。


 


【作者:戴心怡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刘雪琳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