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话春

    不觉间已过春分半月,确是暖了些,奈何从海上吹过来的风还是不饶人,吹得料峭春寒,却也吹得云开霁散。

    我漫不经心地走在路上,或徐徐或疾步或低头或仰望都可见天明气清,便以为这是清明,有时会猛地记起中原的温湿,好在已习惯于此间的清寒,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脑子里还是家乡青红一片的山坡,春雨迷蒙如同大雾弥漫,苍黛色的树林在雨中隐现,或红或粉或白的桃杏樱桃都开得肆无忌惮。又念到寝室楼下的那几棵樱花“还早着吧。”大概连期待都远得很呐。

    偶然举步小道,在那满是干瘦的长青灌木中,倏忽抬头,竟发现一点惊奇,“咦?那不是连翘?”落了叶子静养一冬的连翘枝干颇壮,那大概是刚顶出的青灰色的芽甚是肥硕喜人。“莫不是春天真的到了?”黄杨木的黄青色新叶,初绽的粉白辛夷花木,泛出新绿挤走枯黄的草皮都在向我诘问“莫不是春还没有到?”

    《历书》有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齐洁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清明时节是仲春与暮春之交,所谓“清明“不仅指的是《淮南子·天文训》中所说的”清明风至“,也指的是《岁时百问》中提到的”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春时万物发生,初生之际的事物皆是清静整洁这便是”清明“的意境吧。

    春大概是真的来了吧,于是我便特地回寝室楼下看那被我忽略许久的樱花,“呵,多好的骨朵。“那花蕾肥腴如婴儿般,黄灰色的花萼上冒出不甘寂寞的艳红,枝干也竟是那般的光洁,生命的景象莫不是如此了。树旁立着一个黑亮的三脚架,树下蹲着一个举着相机的红马甲女孩,“她在拍些什么呢?”明朗气清的天空,含苞未吐的樱花,亦或是匆忙来往的行人?或许这都不重要吧,随便拍些什么,记入相机的都是一片清明,在这四季伊始抹上清亮明爽的一笔。今年的花,有的期待呢。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现在想来杜牧如同原来的我一般只识得中原温热怡人繁花似锦,不识得此间的清寒,不曾识得清洁而明净“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暮春清明。


 


【作者:黄向前    来自: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    责任编辑:徐芳燕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