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舞

    阳台上,看痴了流动的夜色。

    天上的云彩倾泄成陈酒般醇厚的雾气,拨弄着昏黄的灯光,氤氲成暖暖的棉花糖。一千多年前,白居易写“花非花,雾非雾”原是此番风情。雾非雾,雾气是暖白色的幕布,投映着心境,深的、浅的、明的、暗的,一并在朦胧的雾气中弥散开来,带着些自我的幻想来看,那些心境竟隐隐约约开成一朵淡白的梨花。

    步步欣喜,奔出公寓,浓浓的雾气即刻裹住身体,钻进指缝,湿润的雾气在鼻翼、在气管、在肺叶孩童般游移,于是,躁动的世界得以静定。想起,舞台上一场场幕剧结束后的白色烟雾,掩饰了结束,模糊了开始。此时的雾气是不是在修补着残冬的衣裳呢?让着凛冽的冬天给我们留下一抹倩影,给春天营造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朦朦胧胧的情调。

    双脚像思绪一样漫无目的游荡,踱步至灯暗处,心中无缘由的生出一种后怕感。似残烛的灯光被一层层的雾气截获,映射进眼睛的,只剩暗黄色。前方何去?后方何处?向前观望,我仅余一米多的世界。“雾非雾”,雾气原来比黑暗更可怕。夜色越是浓重,灯光越是显得耀眼明亮,豆大的残火一点也给人以安慰;但雾气越是醇厚,灯光越是没有方向性,每一处都像是出口,每一处又都像地狱,分明是一个无界限的囚笼。忆起米兰·昆德拉在《被背叛的遗嘱》中写“人是在雾中前行的人”,此时此刻才有所体会——可预见的未来不足两米。

    浓浓的雾气仍在身边萦绕,雾气穿过发梢声音,将漂浮在云端的心绪拉回。

    该回去了,可偏偏前路若隐若现,不敢迈步向前,不知下一步是道路还是深渊。读《舞!舞!舞!》时的虚无缥缈之感再次被唤醒。书中主人公的神奇经历、羊男的神秘、大幅的心理描写、精神的孤独、生命的脆弱,都将我引入带有淡淡雾气的森林之中。“跳舞!不停地跳舞!” 我知道的,人生中总有一些路途,是要在迷雾中蛰伏穿行,并且注定单枪匹马。漫天的迷雾里,我们或许只能看见眼前的一米,我们能够看到一米的心安,这一米一步一步走下来,前方又会有一米的世界显现。虽然走过的一米被迷雾掩盖,但它还在雾中等待着暖暖的阳光。

    起舞吧,迷雾会消散的。

    暖色台灯下的我这么写。

 

 


【作者:张奥翔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刘雪琳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