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恰落秋

“啪嗒”,“咔嚓”,听,这是绿叶在秋的鼓动下的落地,这是脚印在秋的诱惑下的烙印。

自古,“秋”便是一个爱惹争议的名儿,其最直观的景子莫过于两种:其一是枝叉的凋碧、

声色的褪去,其二是遍地的金黄、秋实的飘香。

诚然,秋相比于其余三季,在某些方面确有逊色。她不似春的妩媚多姿、生气盎然,也没有夏的热情似火、豪放不羁,甚至连最末的冬,都因那最末的时间,而拥有了一年之中最热闹的佳节和翘首企盼春的到来的姿态。

不觉忆起刘禹锡的诗,“自古逢秋悲寂寥”,我想,秋的寂寥许是来自她尴尬的时间。人间多喜乔木葱茏、俏花遍野,连着春夏两季愈演愈烈的生命绚烂,却突然之间在“秋”中凋零,仿佛繁华落尽,天地只余下没了生气的枯黄。

大抵因为这样,秋,才总是勾起迁客骚人那思乡怀古的悠悠情殇。

可是,这诗还有后半句,“我言秋日胜春朝”。何出此言?若不是有那“晴空一鹤排云上”的亮丽之景,又怎会生出“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洒脱之情?

秋季,风霜高洁,云朗气清。斑驳残叶跌落如何,香消黄花低垂又如何,它们的陨落延续的是一片全新的生命曙光。春华秋实,这是最幸福的轮回。金黄的田野垄间,农人幸福地拢着一年的希望;累累的甘果树下,林人满足地守望阵阵飘香;深深浅浅的公园,孩提蹒跚地踩着落叶,追着飞黄;灿灿的枯叶巷陌,恋人痴情地立于天地一色,许下永不相负的承诺……

想到这里,你们是不是也喜欢上秋了呢?

如果是,那你很幸运。

因为在秋,天空干净清爽,像一张蓝绸缎子,缓缓抖开,敛去了春的娇羞和夏的浮躁,晕开了秋天独有的成熟和宁静志远。

因为在秋,雨是那么干脆伶俐,不似春的缠绵悱恻,没有夏的惊天动地,就只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给这个世界脱去单薄,留住温暖。

因为在秋,风是凉习习的,吹去了春的温柔和夏的燥热,似乎是以一个过渡者的姿态,让人间提前多一份清冷和抵御,以便迎接冬风的肆虐和无处可逃。

因为在秋,人是最舒适的,弱了春的敏感,少了夏的闷热,又未到冬的寒冽,一切都是刚刚好的那种感觉,刚刚好的暖,刚刚好的凉,刚刚好的那份冲动与理智的交织,刚刚好的那种感性和冷静的纠缠……

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叶子的离开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我想,许是秋做了个月老的事儿,教得风儿去轻牵叶的指尖,树枝松开了叶的裙摆。那千载古树就好似老母亲,不舍地送走了原本待字闺中而今出嫁万里的爱女。

一叶恰落于秋,一树葱翠繁茂,我们站在树下,仰望着,思考着,想着到底会是哪一片叶子抵不住风的诱惑,最先捎来秋的消息;又是哪一片叶子最是深情,最后的最后,仍是不忍离开,那陪伴了它一春一夏的枝……

 


【作者:戴心怡    来自:机电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王海珍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