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张文伟在CCTV“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特别节目“开讲”

张文伟在《开讲啦》节目中

张文伟在工作中

大学时代的张文伟和同学在太阳广场合影

  她,31岁时设计了我国压力最大、口径最大、距离最长的管道——举世瞩目的“西气东输”管道;

  她,主持设计了国家80%以上的大型能源通道工程,包括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中缅、中亚、中俄管道;

  她,是2016年第八批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是建国以来油气储运行业的第一位女大师。

  她,就是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设计院总工程师、我校石油矿场机械专业(现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1987级校友张文伟。1991年,张文伟大学毕业后跨专业就业,成为行业中的翘楚。

  5月14日,张文伟登上中央电视台《开讲啦》“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特别节目,分享她在管道设计中遇到的挑战,讲述中国管道建设能力和水平的故事,展示管道设计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用管道连接世界”的风采。

31岁设计“西气东输”管道工程

  “看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演讲一开始,张文伟深情回忆起她的大学时代,因为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她想找一个“铁饭碗”工作,于是选择了石油。大学毕业时,她选择了管道作为自己的事业,进入中国天然气管道勘察设计院。

  张文伟清晰地记得,入职教育,满头白发的老工程师讲述1989年黄岛油库爆炸调查时,首先接受审查的就是设计。“1973年的设计,时隔16年后发生事故,设计质量是终身制。”这次教育让张文伟终生难忘,“在每一个管道设计人的心里,时刻紧绷着一根负责任的弦。”这件事让张文伟在入职之初,有了对管道设计工作强烈的敬畏之心。

  31岁,张文伟迎来了人生第一个大挑战:“西气东输”管道工程设计。“西气东输”是我国西部大开发的一个标志性工程,西起新疆塔里木东至上海,全长3900公里,是我国当时压力最大、口径最大的一条长输管道。

  国内没有成熟的经验,主要的设备材料还需要进口,“怎么保证管道的设计方案安全可靠?”张文伟边学边干,每一个参数的确定,她都要追溯到根源。张文伟以压缩机的压比为例,说如果相差0.2,对于管道系统就意味着四座大型的压气站,十个亿的投资。

  就是这样的精益求精和执着,张文伟不放过“西气东输”管道设计的每一个细节,经过了六轮、53天的工作,她完成了每一页的小签。正是这样的精神,张文伟为后续工程留下了工程范本,如今做同样的工作只需要三天。

  2004年,张文伟被评为西气东输管道工程建设先进个人和全国“三八”红旗手,接过奖牌的场景让张文伟终生难忘,“那是我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管道设计人员、平平常常的本职工作,能受到国家的表彰。”张文伟说,她的工作和管道设计,是跟国家联系在一起的。

让世界见证中国管道建设的能力和水平

  云南山河险峻、地震地质灾害多发,我国西南能源通道——中缅管道就建在这里。管线从缅甸经过瑞丽进入云南,被称为我国管道建设史上最难的一条管道。

  设计人员选线、踏线时,车辆无法进入现场,有时候要步行四五十公里。在热带雨林,设计人员不仅仅是克服酷暑炎热,更面临诸多危险,蚊虫、水蛭、蛇、蝎子常常会不期而遇。掀开被窝或者穿鞋的时候一伸脚,经常会发现里面躺着一条蛇。跨越澜沧江的管线设计是难中之难,勘察设计为了选择一个合适的过江位置,历经一年半,在几十公里范围去寻找位置,反复踏勘论证。

  当张文伟爬上澜沧江的岸坡,峡谷冷风吹来,她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儿,面对万丈深渊,让人胆战心惊。张文伟深知施工的难度,也比别人更明白方案优化的意义。

  美国知名管道专家巴斯特格雷曾两次到中缅管道现场,这位获得北美管道建设终身成就奖的专家认为,在全世界范围之内,找不到任何一个团队,能够在三年之内完成这件事。

  而张文伟和她的团队,只用了两年半时间就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我们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管道建设的能力和水平!”张文伟骄傲地说。

  中缅能源通道建设,给我国和当地沿线国带来了巨大变化。对于因缺电而经常停电的缅甸而言,每年可以下载接收20亿立方米天然气、200万吨原油,当前缅甸发电问题已经得到解决。

“一带一路”战略中,用能源大通道连起整个世界

  张文伟设计的中亚管道,把土库曼斯坦的气经过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一直运送到新疆,和我国西气东输的二线、三线连接起来,这是我国第一次设计建设跨国能源进口通道。管道设计以中国为主,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国家设计院联合完成。

  项目遇到的最大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各国家之间的技术标准、文化、习惯、设计理念的差异。

  张文伟与国外专家一起设计时,听到最多的就是Нет(俄语:不行)。按照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设计习惯,管线隔一段间距,就要设计一个跨接连接线。张文伟认为,从投资和安全考虑,这个方案还有优化的可能。“Нет、Нет、Нет!”长期的设计习惯,多年来也没有出现问题,对方的高级工程师一致反对,没必要调整!

  面对紧张的工期,按国外的习惯做法执行,也不会有问题。然而,张文伟并不甘心,她悄悄地做了失效概率分析,决定用事实和数据说话,当她把数据拿出来时,对方被打动,接受了优化方案。

  中亚管道投产之后,解决了我国的油气资源需求,更带动了沿线国家的发展,在工程驻地,经常会有一些当地孩童和工程人员交流,他们被中方的态度和责任打动,要学习中文,希望有一天能到中国。

  “我国目前的油气管网有12万公里,而美国为80万公里,俄罗斯为40万公里。从数据看,中国的管道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一代一代的人不断努力。”张文伟设计的中俄管道正在施工,这是世界上口径最大、压力最大的管线之一。今年1月,张文伟再次冒着严寒来到施工现场,放眼看去,一片白雪皑皑中,蜿蜒的管道、轰鸣的机器,还有施工人员点点的红装,“当时我觉得那是最美的画面。”

  “我国油气管道建设起步晚,但起点高,”张文伟设计的很多管道成为最大、最长、最高,管道设计技术也向外输出,在非洲、南美、东南亚,都有我国设计的管道正在建设。“随着我国几大能源通道的建设,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进一步推进,我想会有更多的管道连接更多的国家。管道会连起来整个世界。”


  CCTV视频连接:中石油管道设计院总工程师张文伟:能源管道串联世界

 


【作者:刘积舜 王钰鑫 全运    来自:新闻中心 大学生传媒中心    责任编辑:姜洪明     审核:汤平如】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