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白鹿原》读后感


《白鹿原》称得上上世纪的一个纵截面,更是一部陕西高原上的史诗,其中不乏政党之争、骇人饥荒、夺命瘟疫、蝇营狗苟之事。作者以白鹿两家的明争暗斗为主线,看似平静的与世隔绝的白鹿原其实暗潮汹涌、骚动不安。

本书开篇即描绘了一只雪白的神鹿,柔若无骨,有着浑身白亮的毛,连鹿角、鹿蹄也是纯洁的白,眨着一汪清澈的眼睛,白鹿精灵所到之处,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是吉祥如意的象征。这白鹿开头便改写了白嘉轩克妻的命运,白鹿精灵这一传说给人神秘美好的遐想,同时也衔接情节,贯穿全文,成为全书的亮点之一。朱先生开篇即被封为“圣人”,学识广博、深明大义、神机妙算、刚直不屈、为国为民甘愿牺牲,正如书中所言,“凡人永远也看不透眼前一步的世事,而圣人对纷纭的世事洞若观火”,而朱先生即为白鹿精灵的化身,慧眼看穿世事,替人指点迷津、解疑答难,是传统文化的精神领袖。他所做之事无不正风利民,比如呕心沥血修县志乡约、禁烟犁毁罂粟、只身赴乾州劝退清兵、亲自放粮赈灾等等。朱先生的关于生活哲理的口歌化的名言被白鹿原的居民广为传颂,其中一句“房是招牌地是累,攒下银钱是催命鬼”在文中多次出现,当鹿子霖叫人来拆白嘉轩之子白孝文的两间堂屋时,白嘉轩站在自家不着急也不气恼,口中嚷嚷着的正是这句话;当鹿贺氏将丰裕的房产踢光卖净来救鹿子霖时,鹿子霖反倒不惜自家豪华精美的房屋,用同样的话聊以自慰。可见,朱先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白鹿原居民的价值取向与道德尺度。

书中主人公白嘉轩则是顽固保守的右派代表,他是白鹿村的族长,为人深沉、沉着冷静,亦是正义与善的化身。他用《乡约》维护了白鹿村的秩序,不但给予村民清明的教化,使他们明理守礼;也扶助了不少处境困窘、潦倒不堪的村民,替他们主持公道,让他们得以继续维生。他从未逾越自己的底线,于公于私都刚正不阿、威义凛然,他誓死不做豺狼的帮凶。白鹿原保守的统治起初却被共产党的农协解放运动摧毁得体无完肤,祭祖的祠堂被毫不留情地打砸,连雕刻《乡约》的县碑都化为残破不堪的碎石,总乡约田福贤也差点喋血铡刀之口。

《白鹿原》中的正派人物与反派人物均个性鲜明、有血有肉,有至死不屈惨遭蹾死的贺老大,有耿直、重情义、嫉恶如仇后来学为好人的鹿黑娃,有起初不负众望后自甘堕落、凶狠阴险的白孝文。印象最深刻的还有鹿兆鹏,他的一生都在开展艰苦卓绝的斗争,成熟睿智、有勇有谋,就像革命中一把锐利的白花花的闪着亮光的大刀,为革命英勇战斗、自强不息,是时代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

《白鹿原》的叙事手法炉火纯青,插叙倒叙运用得极佳,读来趣味饱满、人物鲜活、乡土气息浓厚,看似盘根错节的故事情节,实际逻辑严密、结构严谨,较为明显的特点之一是伏笔丛生。陈忠实以满是秦地厚重的口音的对话,以及对耕种生活细节的描写,表现了白鹿原的庄稼人大多爽朗豪放、勤劳苦干、朴实善良的特点,其笔下朴实而充满浓郁麦香的乡间生活令读者身临其境,大感惬意与舒畅,一幅陕西高原五彩斑斓乡土画卷正跃然纸上。


 


【作者:郭慧洁    来自:经济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     审核:】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