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门前

漫步于唐岛湾畔,任海风吹乱自己头发,思绪就不禁地随风飞舞,它飞到了我童年的记忆里,飞到了静美的小屋门前。时光的潮水,总会把一些记忆的棱角消磨,直至消失,不留一点痕迹。但总有一些回忆,被潮水推向了岸边,不由得它肆意地打磨。这些记忆,萦绕在心间,似乎朦朦胧胧,但总会在脑海里一次次地闪过,而我就如时光穿梭者,一次次地温习着这温馨的画卷。

仰望星空,似乎我又看到了小屋门前的那片天,那片记忆,也总是定格在晴朗的傍晚。一片树荫,一把躺椅,一座小屋,还有爷爷和孙女,就是所有的记忆,就构成了那最恬静幽美的一帧照片。那里的天似乎很轻盈,总是离我很远很远,天空中总是挂着一轮明月,或圆或缺,没有流光溢彩的玻璃吊灯,没有色彩斑斓的霓虹灯,没有明亮耀眼的电灯,这皎洁的月光,就是我们的灯光,月光轻轻地就下来,不敢破坏这静谧的夜。

有时候这里也会热闹起来,哥哥姐姐会到这小屋前,围在一起边吃边聊,还一起玩耍,我还会模仿唐老鸭,脖子一伸一伸的,发出嘎嘎的叫声,定会引起小伙伴的笑声,并不是讥笑,而是单纯地觉得真的是好笑,是天真单纯的笑声。爷爷总是与他的收音机做伴,就开始了豫剧之旅,懵懂的我其实算不上是喜欢,更多的是伴着节奏干其他的事情,在这种豫剧的环境下,我还能哼上一两句,豫剧也是有故事情节的,我现在只记得《花枪缘》里的姜桂枝不教给丈夫罗艺全部的武艺,丈夫背叛的时候,还能反攻,爷爷每次都会说,姜还是老的辣。

这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小屋前,没有八卦,没有是非。祖孙俩就讲述白天发生的事情,爷爷总是老生常谈一些陈年旧事,对这些事情只是漫不经心地一听,还时不时地用狗尾巴草编成的小狗在爷爷的肚子上转圈,毛茸茸的小狗在肚子上,痒痒的,往往爷爷会用芭蕉扇轻轻地在我的头上拍一下。那种温馨的画面,值得留恋,那人那物,都已不在,真的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了,但那份恬美悠然会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不能忘却,就永远定格在那一张画卷上。

时光荏苒,听着海浪拍打岸边,思绪就飘回了眼前这美丽的海滨城市,望着眼前这片海,回味着那份将伴随一声的静美。

 

 

 

 


【作者:常晨曦    来自:文学院    责任编辑:李伟嘉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