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这样一首歌

有没有这样一首歌,经年以后无意中听到,会让你热泪盈眶?

不是因为饱含了多么深的感情,也不是因为旋律是多么的激动人心,仅仅是因为歌曲响起的那一刹那,无数的记忆与之重合,于是那些逝去的年华,便成了歌曲最好的催泪剂。我们怀恋的不是那首歌,而是歌里的青春年华。

某首不经意听到的歌,藏着一段动人的故事,一场孤独的旅行,一个伟大的抱负,或者仅是幽静小路上的鸟语花香。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我再次听到那首熟悉的歌,记忆如潮般涌来,把我淹没。

我忘记了那首歌的名字,却深深记得那辆红白相间飞驰的火车,以及车窗外那条缓缓流淌的绿油油的河,夕阳的余晖撒下金灿灿的光,于是河面就像多了一群跳动着的鱼儿,鳞光闪闪。耳机里的歌曲循环播放,我坐在窗边,把白天坐成黑夜。四川到厦门,两天一夜的车程,对于第一次出远门的我来说,便是世界第一次为我张开怀抱。孤独与自卑,车厢里没人知道,车外的世界只顾向你展示她的美,无暇顾及你的小忧伤,于是能陪着你的,便只有耳机里那首循环播放的音乐了。

入夜,“铁盒子”里的人们渐渐安静下来,而“盒子”外的世界却刚刚喧闹起来。火车驶过平原,于是两侧田野里的青蛙开始呱呱的呼唤同伴来围观这庞然大物,虫子们不甘示弱,此起彼伏的讨论声不绝于耳,我们可爱的蛐蛐们正商量着高歌一曲……然而这一切我无法听到,只有车轮划过铁轨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伴随着那首歌的旋律,任由思绪飘远飘远。

莽莽群山开始奔袭而来,心里莫名兴奋,耳机里的歌曲也刚好行至高潮。群山褪去,夜色更浓,间或闪过一盏灯光,那是某个开在路边的砂石厂,石厂里的男人们正辛勤地劳动,接着便是星星盏盏的山村灯光,犹如天空一闪一闪的星星。

火车继续飞驰向前,那首歌刚好开始新一轮的循环。而后的世界便是霓虹的世界,黑夜与白昼,在这里没有界限。火车行过高架桥,桥下的波光粼粼,藏着都市人的骄傲与浮躁。子夜一点的车站,冷冷清清与外面的霓虹世界极不相称。稀稀拉拉的乘客拖着疲惫的身体上车,一批人收拾行李异常莫名的下车,短暂的喧闹过后,人们重新在静谧的氛围下沉沉睡去。我不知道那些陪我走过一段旅程的人的名字,我们都是彼此生命里的匆匆过客,转身即是永远。人生亦如此,有人离开,有人进来,但生命的最后,还是只剩我们自己,一如刚来到世界的我们。那首歌的尾声宁静而祥和,我在歌声里缓缓睡去。

那条绿油油的河,我始终想不起名字。就像我想不起那首歌的名字,想不起那座冷冷清清的车站的名字一样。于我而言,再次相遇便是缘,也许一辈子就那么一次,也许某个偶然,我也会再听到那首歌,再路过那个车站。

我记得那首歌的旋律,那个车站的冷清,便足矣。那一年,我刚走过16岁进入17岁;那个夏天,我刚结束高一升高二的全市统考,排在班级末尾,在那个分数的就是一切的年代,我被自己的自卑打败;那一年,我作下人生的第一个决定,来一次一个人的旅行,于是我明白了,自卑在孤独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谢谢那首歌,那段一个人的旅行,陪我度过那些艰难的日子,让我有勇气去面对失败,有信心飞得更高!

 

 

 

 

 

 

 


【作者:彭步高    来自:储运与建筑工程学院    责任编辑:李伟嘉     审核:新闻中心总编室】
分享到: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打印文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新媒体平台
学校官方微信学校腾讯微博
学校新浪微博学校人民微博